首页 男生 其他 盛姝

第二百一十章:甜

盛姝 周自衡 2572 2021-06-11 00:25

  

罗景山沉着脸。

  

谢长姝却笑的不行,要不是害怕担心旁人看戏,现在怕是整个台下都会听见她开怀大笑的声音。

  

难得看见罗景山辨无可辨的无力感。

  

“嘴真甜。”

  

“喏,再给你几块龙须糖,你尝尝。”

  

谢长姝摸了摸一旁小孩子的脑袋,目光潋滟满是笑意,尤其是在看着罗景山吃瘪又说不出来的模样,她更是双眼直接眯成一条缝隙,想也没想的塞了一块橘子糖到了罗景山的嘴里。

  

“怎么样,甜不甜?”

  

罗景山拧紧的眉心渐渐散开,看着谢长姝那双如星河璀璨般的瞳孔里面自己的倒影,缓缓的点了点头,“甜。”

  

戏台上的戏依旧在唱着,唱到了杜丽娘死而复生。

  

谢长姝从头都不曾看过一眼,倒是和一旁的小孩子玩的开心。

  

罗景山却静静的坐在一旁,目光跟随台上的戏码而动,嘴里面化着谢长姝亲手喂他的橘子糖,渐渐的,罗景山那张清雅俊郎的脸上也被一旁谢长姝的笑意感染,唇角不自觉的荡起弧度,又小心翼翼的向着谢长姝所在的方向挨的近了一些。

  

一台戏唱完,谢长姝的零嘴也吃的差不多了,两人这才又抱着食盒从戏园出来。

  

“谢谢您大人,我今天晚上觉得很开心。”

  

谢长姝说的真心,她还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一刻放松过,“时辰不早了,那我就先回家啦,好些日子没看见姨娘和弟弟妹妹了,她们该是着急了。”

  

罗景山替谢长姝披上了披风,“好,路上小心。”

  

“这个送你。”

  

谢长姝狐疑的打开罗景山送到面前的雕花盒子,“这是……簪子??”

  

罗景山居然又送她发簪?

  

他好像对发簪是有着特殊的执念?

  

这已经是第三根了。

  

罗景山淡笑点头,“嗯,簪子。”

  

他送了谢长姝三根发簪,第一根被谢长姝直接摔了,第二根谢长姝虽然收了回去,但却从来都没见谢长姝带过,这是第三根,还会有第四根,第五根……

  

罗景山想着,总有一日,谢长姝会心甘情愿的带上他送给她的发簪。

  

会心甘情愿的接受他。

  

——

  

常修然和彭锐泽奉了谢长姝的命令停留在府衙之内继续修订历法。

  

朱权怒气冲冲而来。

  

徐紫山在谢长姝和谢长桓那受了气,便将气发在谢长姝的副官朱权的身上,斥责他没有好好的牵绊住谢长姝,得知震灾这么大的消息竟也没有提前和他打招呼。

  

害得他还以为震灾是假的,是谢长姝故意在整他,结果被朝堂之下的大臣们给嘲笑他有眼无珠不识人才,结果白白错过这次在国师和皇上的面前立功的机会。

  

要知道,徐紫山身在正五品的司天勾一职也有了年头,却迟迟都未见晋升。

  

换成旁人,怕是早就将谢长姝的才能利用起来,方便自己得到功劳,他倒好,上来就和谢长姝为仇,这下司天勾部不和的事情就全都知道了。

  

徐紫山的脸是彻底没了。

  

就算不是为了自己的侄子也是要将谢长姝给赶走了。

  

“你们两个,还愣着做什么!”

  

“都到了放衙的时间,不回家还在干嘛?!”

  

朱权摆了摆手,转而将怒火撒在了这两人的身上,“没事快滚蛋!”

  

谁知——

  

啪——

  

朱权这么突然一出现,倒是将常修然和彭锐泽两个人吓了一跳。

  

手忙脚乱之间竟不小心将许多卷宗撞到了地上。

  

“大……大人……我们这就走,这就走。”

  

彭锐泽和常修然不敢抬头去看朱权,动作极快的去收拾案桌上面的卷宗,可越着急越出错,期间两个人还不小心撞到了对方的头,疼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朱权第一直觉察觉到了两个人的异常,“你们两个……”

  

彭锐泽和常修然已经收拾好了全部的东西,正要朝府衙外面走。

  

朱权却一声冷呵叫住了两个人,“站住!”

  

常修然和彭锐泽浑身一震,眼神躲闪,“大……大人,不知道您……您还有什么吩咐吗?”

  

朱权眼神不住的在两个人的身上打量着,最后目光落在了常修然藏在身后的手,“手里面拿的是什么东西?”

  

“没……”

  

“没什么……”

  

常修然脚步向后退,彭锐泽还一边挡在了常修然的面前,尴尬的笑着,“大人,已经到了放衙的时间,您怎么还没回去!?”

  

“不然大人若是有空的话,今天我请大人您到酒楼去喝杯酒吧,想起来咱们也好久没有小聚了。”

  

朱权可没心思去喝酒,一把将彭锐泽推开,到了常修然的面前,“你手里面拿着的是什么东西?!”

  

“赶紧拿出来!?”

  

“常修然,你长本事了?”

  

“竟然还敢夹带私藏青监司的东西?”

  

见常修然躲闪,朱权冷冷的威胁着,“给我拿出来,要是再不拿出来我就命人把你抓住下大狱了!”

  

常修然涨红了脸,立刻惶恐不安的辩解,“大人,下官哪敢夹带啊,只是……只是下官手里面拿着的东西可是奉了谢大人的命令定然要好好的起来,不能随便给人看的,大人……”

  

“还请大人您谅解下官!”

  

“什么?”

  

听见谢大人这三个字朱权心中的怒气渐渐消了许多,眼珠子转了转,别有所思的目光看着常修然,“你说,是谢大人交给你的东西?还不准你让旁人去看?”

  

常修然诚恳的点着头,“是啊大人,下官在您手下当官这么多年,什么时候敢做出那种胆大包天的事情,的的确确是谢大人着重交代了,要下官先好好的收着,担心府衙晚上没人的时候不安全,等着明日来府衙的时候再带回来。”

  

“是啊是啊,大人,我可以替常兄弟作证的,他真的没撒谎,真的是谢大人交代我们的!”彭锐泽也跟着配合着打着圆场。

  

朱权心生一计,故意坚持,“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不行,就算是谢大人让你去做的,你也要让我先看一眼,或者,你告诉我这里面是什么东西我才会放你走,不然你今天休想离开这个大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