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江户怎么可能有怪谈?

66.天狗纹

江户怎么可能有怪谈? 殆火 2834 2021-06-11 00:25

  

牢房里非常热闹。

  

突然变得井井有条的死刑牢房里,又突然有人死了,极为捉人眼球。

  

佐田除了养狗,啥也不会,可监狱里不让养狗,他只能扫地。

  

扫地扫地好好地,人就没了。

  

据说当时呃呃啊啊的喊了几声,像是妖怪呻吟一样,就倒下了。

  

当田中带着镒役、狱卒赶到的时候,其他房间的囚犯,纷纷够着身子伸长了脑袋往这边看。

  

“鬼啊!”

  

“是妖怪作祟!”

  

“据说他就是犬神家族的后裔!”

  

“和妖怪打交道,迟早被反噬,看吧!”

  

秦明不得已站了出来,维持秩序:

  

“大家不要吵闹,牢房形成了一间密室,佐田死的突然,要么是意外猝死,要么就是密室杀人案。”

  

“如果是杀人,凶手应该就在这间牢房的死刑犯们之间!”

  

根据秦明之前对妖怪产生的推断,佐田的死真要被传成妖怪作祟,好不容易成为净地的监狱里,可是会出现新妖怪的。

  

提心吊胆生怕出什么意外的田中,看见秦明后,立即安下心来:

  

“太好了,幸好有安倍大人。”

  

呃...

  

有点奇怪,监狱里发生了案件,结果要靠一名囚犯来破案?

  

田中并没有觉得不妥,火盗改、奉行所都要靠着安倍大人来办案,何况是他们小小的佃岛监狱?

  

不过他也得在囚犯面前保持自己石出带刀的威严,试着分析道:

  

“在此之前,佐田气脉未衰,面色如常,现在看来,皮肤毛发也无异常。”

  

“似乎,并不是身体有疾病,导致的死亡。”

  

“该不会....”

  

田中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毫无征兆的突然死亡,而且身体没有任何病症,那不就是妖怪作祟吗?

  

就和囚犯们说的一样,佐田是犬神家族的后裔,和妖怪打交道的家族,被妖怪反噬,也很合理吧?

  

见到田中观察力这么强,秦明心里顿时变得有些复杂。

  

不好忽悠啊....

  

本来还打算编点什么疾病,配合那个学医的犯人糊弄一下,也就过去了。

  

到时候学医的死刑犯行了死刑,就再也没人知道事实。

  

没想到你一个典狱长,还懂点医理?

  

这么看来...

  

也只能选择另外的办法了。

  

“看着的确有点可疑...”

  

“但佐田身上到底有没有问题,还不能从外观判断,主观印象会影响判断。”

  

“不能急着做出没有疾病的判断。”

  

秦明硬着头皮拖延时间,在心里思考应对方法,反正肯定不能让别人往鬼怪的方向想。

  

然后,语气严肃道:

  

“用事实说话,让我先去看看尸体,弄清楚真相。”

  

“安倍大人说的是。”

  

田中点了点头,招来了一个大夫,看模样还懂得一些兰医。

  

秦明:“....”

  

挺齐全啊,监狱里都配大夫。

  

田中解释道:“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监狱里都会配备大夫,要是死刑犯没死在刑场上,而是死在监狱里,可就难办了。”

  

江户时期的刑罚虽然严峻,但还算比较人性化。

  

据说有个死囚被拉去游街时,看见一个妇女正在喂奶,提出他也要喝,结果随行的狱卒只好问妇女要了一碗给他喝。

  

这么看来,配备个把医生,还挺正常。

  

一通检查下来,佐田身体没有任何疾病,外伤、内伤,啥也没有

  

死前的精神状态,也很好。

  

秦明有点后悔,自从他来了之后,牢房里的环境大为改善,大家吃得饱睡得香,小日子过得贼好。

  

这么一来,胡诌说是猝死,也不行了。

  

而且所有人都看着,没什么做手脚的机会。

  

要换作龙马在这里,肯定又要大声叫嚷着妖怪杀人。

  

“咳咳....”

  

“既然并非死于疾病,那就得往杀人上想了。”

  

“查出线索,找出死因、手法,揭开真相,绝不让凶手得到喘息之机。”

  

秦明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着,佐田死得比以往见过的任何死者都要诡异。

  

首先,附近没有鬼怪游荡。

  

往常作案的妖怪,即使有绝灵体质的人在现场,也会停留一阵。

  

其次,找不着死因。

  

没有体表伤口,也没有内伤出血,突然就死了。

  

就像是....

  

犬神吃掉了原主灵魂一样。

  

“去吧,先从和死者有矛盾的人查起。”

  

“然后仔细勘察现场,别遗漏任何蛛丝马迹,一草一木都可能是线索。”

  

“大家都不要慌,佐田的死,最后肯定有一个合理的解释。”

  

秦明安慰着所有人,在发现这无比诡异的死亡后,无论是囚犯还是狱卒,都感到有些害怕。

  

那些死刑犯也是如此,死亡不可怕,怕的是无声无息,连原因都找不出的死亡。

  

“是...”

  

田中认真的点头回应,然后下意识的看向秦明。

  

安倍大人,和佐田有过冲突来着。

  

阴阳师...应该有驱使式神,或是隔空下咒杀人的能力吧?

  

秦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可以将我也列入嫌疑人,无论如何,当务之急,都是快速查清佐田之死。”

  

说着,他又检查起尸体来。

  

佐田的尸身很正常,翻遍全身内外,都没什么异常,一个小口都没有。

  

除了两道纹身。

  

“这是什么纹身?”

  

秦明指着佐田左胳膊上的“犬”字纹身。

  

田中答道:“入墨印,是一种刑罚,根据所犯罪行的不同,刺出不同的印记,横撇捺点,被称为“犬”字印记,代表的是死刑。”

  

后来日本的黑社会很喜欢纹身,很大起源就是因为这种入墨刑法,许多犯人为了遮蔽身上的入墨,会在这上面纹上花纹,让人看不清。

  

秦明点头,入墨印大概和华夏古代的金印差不多,水浒里最多了,算是标记着犯人的犯罪记录。

  

“为什么只有佐田有?”

  

秦明观察了有一阵,除了佐田外,其他死刑犯胳膊上,都没有犬字印。

  

“佐田是后来转狱进来的,大概是之前在别处监狱拷问受刑时,刺上的吧,佃岛监狱的入墨师技术不太好,就没太着急。”

  

田中一一作答。

  

秦明微微皱眉,他之前以为佐田和永仓新八、市川一样,是有他人暗箱操作,才被判死刑。

  

现在看来,永仓与市川大概另有隐情,特殊的,只有佐田一个人。

  

他指着佐田另一手臂上的纹身,再次问道:“这个天狗纹,又是什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